178首页  > 188bet金博宝官网  > 卡兹拉历险记:宝石到手 拉基斯之渡战端再启

卡兹拉历险记:宝石到手 拉基斯之渡战端再启

188bet金博宝官网 凯恩之角 2019-06-17 17:19:18

降临在大教堂的陨星是一切厄运的预兆,它在印证了末日预言的同时也激发了游荡在庇护之地的怪物们内心深处的欲望,一位沉沦魔威廉希尔组织起了一群怪物开始了它们的寻宝之旅,我们将要为大家展示的就是这样的一本故事书,一本关于寻宝的怪物们的故事书。今天我们将继续之前的故事。

饶舌宝石

大鸟拖着十个人一直往北飞,空气也就越来越冷,直到看到白茫茫一片,他们就知道,亚瑞特高原是到了。

食人鸟收翅落地,把他们放在一座高高的大桥上之后,其他食人鸟都飞走,只剩下三只头领跟着他们。

回头仰望,身后就是建在高高雪山之间的戍卫要塞,城墙已被恶魔的弩炮攻击得残破不全,但墙壁上也到处悬挂着被枪矛钉住的恶魔尸体。这是一场恶战,毫无疑问,也是这场恶战的最前沿,但所幸寻宝团们对战争都没有任何兴趣,所以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之后,就扭头继续赶他们的路了。

他们在前走,那三只大鸟也一步不停地跟在身后,走近桥头,那个叫寒霜的洞穴也赫然在目了,它处在一座大岩石的下面,洞顶悬挂着好几根冰条子,洞口透着幽幽的寒气,那些沙漠来的大鸟一走近就冷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望望洞口,却不敢进去,只是将寻宝团的一队人赶了进去,自己守在洞口等他们的消息。

寒霜洞穴果然名不虚传,进洞以后,他们看到,一路的洞顶也和洞口一样布满尖愣愣的冰棱柱,空气一下子从零下三十度降到五十度,五个小沉沦魔冷得只跺脚,撒蒂姆则浑身哆嗦,牙齿格格打战。“我是不抱希望了的,”他用颤抖的声音说,“上了贼船了!上了贼船了!”

“好像谁强迫你来似得。”拉查打趣说,卡兹拉兄弟皮毛厚,看上去比他们都耐寒一些。

洞幽暗漆黑,越走越深,寒冷也越来越浓重,每走两步都会觉得头顶上的冰柱会掉下来戳进他们某个人的脑袋里,特别是撒蒂姆,眼珠子一刻也不离头顶。这样走着,终于也就到了洞底,有个小洞门,一进去,一个浑身白惨惨的母豹人就看到了他们,一看到他们就转身往洞底跳去,威廉希尔就领着一伙人在后面追,因为岔道很多,不追紧一不小心就会跟丢的。这样追了不多时,就把豹女逼到了洞底角落里,无处可逃了。

“你为什么跑呢?”

“你们是我祖母派来监视我的小兵吗?”豹女弓着腰,手中拿着手榴弹,凶狠地盯着对方。

“别动手!别动手!”看到手榴弹后,威廉希尔就叫起来,“我们确实是见过你的祖母的,但却不是她的小兵,我们来是有其他要事要打听,我们没有任何恶意,你可以把手榴弹放下了吗?”威廉希尔举着手和法杖,示意双方都冷静,因为这边的人也都战战兢兢地手握兵器严阵以待。

毫无疑问,这就是豹女琪塔拉了,至于她为什么躲在这个冰冷的洞穴里我们无从得知,寻宝队们也不关心,他们只想寻找他们要的答案。豹女终于冷静下来,把手榴弹放回了口袋里,寻宝团们也收起了各自的兵器。

“你们是要打听牛人的事吗?”琪塔拉立刻就猜到了他们的底细。

“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豹女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再也不想有人因为这件事来打搅我了,还有那颗宝石,你们想要就拿去吧,我再也不需要它了,就是不要问我关于牛人的事。我受够了。”

说着,豹女从怀里掏出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往地上一丢,就扭身钻进脚底下一个冰洞里,消失不见了,他们在洞口喊着豹女名字,她就是一声不应。

“没有她我们也能得知牛人的下落。”这时威廉希尔将那块宝石从地上捡起来,举在头顶上看。

“为什么呢?”拉查问。

“这宝石就可以告诉我们。”他说,说完其他人都围了过来。

“石头会说话?你在瞎扯什么呢?”撒蒂姆一边打喷嚏一边说,因为他感冒了。

“它叫叽叽喳喳或者多嘴可不是白叫的,”威廉希尔说,“那是因为它可以说话,而且,会把我们要知道的关于牛人的信息告诉我们。”

“你怎么知道的?”

“九蟾告诉我们的,你们不记得了吗?这宝石有记忆力,那就是说,它可以将看到的事记下来,那么牛人的事它也一定看到了,我们只需要让它开口说话就行了。”

“好像是有生命的,但是又很难说。”拉查说,这样一讲,其他人也都恍然大悟了。

“你大概也知道怎么让它开口吧?”撒蒂姆问。

“我不知道。”威廉希尔老实回答,“不过我们可以试试,你们看,这上面的字说:‘好想找个人聊聊天’,我想这是个暗号,我们只需要接上下句就行了。”

“我先来试试,”小比尔抢过来,对着宝石大叫:“我也想聊聊天。”

“你声音太大了,会把它吓着的。”毕博训斥比尔,不过确定的倒是,宝石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那么谁知道答案呢?”撒蒂姆又问。

“‘我是拉查。’怎么样?”拉查说。然而宝石依然无动于衷。

“你好!宝石。”穆查也说,大家都对穆查抱以厚望,但宝石依然没有动静。

“咯咯咯咯!”骷髅笑起来,显然这声音也不行。

“那是因为它太寂寞了。”一旁的撒蒂姆对他们喊,这是他的气话,然而,话音刚落,宝石就动了一下,然后一阵蠕动,就像醒过来了,雕刻的花纹组成一张嘴巴,并发出了一个声音:“你怎么知道的?”

“天哪!它说话了。”所有人都叫起来。不管怎样,显然威廉希尔的想法是对的。

“嗨!你们是谁呢?哦,可把我闷死了,我告诉你们,我知道的秘密可多了……”是的,宝石一醒来,就开始叽叽喳喳讲起来,完全不顾听众的感受。

“闭嘴!”威廉希尔大叫一声,它才不说了,“你会告诉我们关于牛人下落的事吗?”

“为什么?你不是让我闭嘴吗?为什么又让我讲牛人的下落?不,我不告诉你们。”宝石蠕动着嘴巴又说开了。

“那么你真的知道牛人的下落吗?”

“当然我知道,我还知道迪亚布罗小时候的样子呢,哈哈,这可有意思了,我知道欢乐谷,还知道恶魔领地,我知道的事你一辈子也听不完。不过,我不会告诉你关于牛人的事,不会,绝对。”最后一句,宝石说的严肃而字正腔圆,没有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

“因为这需要报酬,你不会以为凭一句空话就可以从我这里得到那么重要的信息吧?不,不,可不行,现在可是信息社会,每一条信息都需要付费,这是知识产权,这是IP,这是大数据,这是AI、AR、VR……”

“那么,”威廉希尔打断了对方的话,如果不打断的话,它还要一直讲下去,“那么,你要的报酬是什么?”

“我要你们其中一个人的秘密做交换!”宝石冷静地说,“是的,这就是我要的报酬,嗯,我喜欢别人的秘密,小秘密,大秘密,惊天的秘密,国家的秘密,宝葫芦的秘密,花园的秘密,或者,宝藏的秘密,我收集秘密。就是这样,你有一个秘密吗?”

听完这个,所有人都犹豫不前,没有人愿意讲自己的秘密,卡兹拉兄弟互相看看对方,威廉希尔显得茫然不知所措,五个小沉沦魔也相互推搡着对方。

“我没有秘密,我连脑子都没有,咯咯咯咯。”骷髅笑起来。

最后,只有比尔怯生生地上前,“我可以说一个秘密吗?我……”

“不行!”比尔没说完,宝石就打断了他的话,“我要那个说出口令的人的秘密。”

“那就是撒蒂姆了。”拉查说,所有人就都松了一口气,全望着撒蒂姆。

“我,我,不,”撒蒂姆摇摇头,“永远也别想!”

“你愿意保守一个你的秘密,还是愿意要数不尽的财宝?”威廉希尔走过来,用诚恳的声音问。

邪教徒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面皮撕裂颤抖,显出道道像犁沟一样的皱纹,两只细瘦的手爪子也气得直哆嗦,毫无疑问,他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内心折磨,在财宝和可能危及自己崇高荣誉的秘密面前权衡不定,一时是荣誉占上风,一时又是财宝居鳌头,两厢没有胜负,他大声喘着粗气,就在寻宝团的其他成员以为他要崩溃的时候,他发声了:

“好吧!你们要听,我讲就是了。”说完这句,撒蒂姆松了一开口气,好像一座大山从背上卸下,连带着手爪都攥成了拳头。“我是有一个秘密的,如果你们非要听,我讲就是了。”

说到这里,他咽了一口唾沫,其他人都目不转睛,耳不旁骛地听着。

“我,我,我从来没有朋友,这就是我的秘密。”撒蒂姆终于讲了出来,而这个秘密一下子就感染到大家了,连宝石都感染了。

“这个秘密通过了我的要求,等一等,滴滴,让我为这个秘密编码存档,哒哒,‘邪教徒撒蒂姆的秘密是:他好想有一个朋友。’”宝石非常大声地说,“滴滴,好了,你的秘密被记录。”

“我可没有那样讲。”撒蒂姆挥舞着拳头,不过,大家都不在意,他们早就等不及要让宝石讲牛人的事了:“是啊,快说吧,牛人们后来去了哪里?”

“当然,不过等一等,”宝石说,“让我查一查,嗯嗯,豹人,羊人,不是,熊猫人,啊,对了,这里,牛人公主安格瑞,我查到了,我看到了她,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你们要先把我带到拉基斯桥。”宝石说,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和嘴,花纹扭曲旋转就变成了最初睡着了的样子,等他们再叫喊,怎么样都叫不醒了。

拉基斯之渡

“那么就这样吗?花了我这么大的代价,就得到这么个信息,‘拉基斯桥’?!为什么谁都不会痛痛快快呢?”撒蒂姆叫着。

“不用担心,撒蒂姆先生。”威廉希尔说,“这信息足够了,我们就先前往拉基斯桥,也许到了拉基斯桥宝石才会给我们透露下一步的线索。没有办法,看来这趟寻宝之旅确实曲折离奇,你讲的对,撒蒂姆,不过,我们要寻找的目标只会越来越近,而不是相反。现在,让我们离开这个寒冷的洞穴,接着往前走。”

“你大概还没有忘记洞口还有那三只大鸟等着我们的吧!”拉查说,他说的一点儿没错,“显然要把宝石拱手给他们,我们可得不到下一步线索了。”

“所以这座洞穴就给我们设计了这样一个传送的石柱,你们跟我来就是了。”威廉希尔洋洋得意地说,说完,大伙儿跟着他往回走,在一个岔道的尽头立着一个崭新的石柱,威廉希尔伸手碰碰石柱,一个蓝圈儿开出,他们跳进去,就来到了远离那三只大鸟所在洞口的地面上。

他们继续上路,目标拉基斯桥。不过没走多久,天空乌云密布,突然就飘起鹅毛大雪来,瞬时间亚瑞特高原就如银装素裹一般了。

“你能看到拉基斯桥的方向吗,大师?”拉查不停地问着,他们一个个缩作一团,迎着风雪前行,身后才踩出的脚印没多时就又给掩埋了。

“让我看看。”周围白茫茫一片,如果说一个小时之前他们还能看得出来的话,现在被积雪这么一覆盖,就完全连方向都辨不出来了。

“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避一避,等雪小些后再走?”毕博问。

毕博这样讲,是因为他们看到不远处有一座人类的残破城楼,除此之外,周围就没有任何天然或人造之物了,但威廉希尔却很谨慎。“这地方人类活动频繁,那座城楼可能除了人类的驻兵之外,不会有其他东西了,我们还是小心为妙,亚瑞特野蛮人可比卡蒂姆士兵难对付。”他说。

于是,他们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冒雪前行,也完全靠着直觉辨识方向,突然之间,雄伟的拉基斯桥就出现在视野之中,他们都大声欢呼,正要朝着那个方向跑去,一个不留神,就被雪窝里什么东西给绊了一跤,都跌倒在地,然后,就从雪窝里钻出来好几个胖胖的羊头血族战士,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手中的武器就被缴获了。

看到也是恶魔,小比尔几乎要跳起来欢呼,不过威廉希尔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安静,因为,他已经看到,这些恶魔不是旁人,他们都穿着军服,正是这次进攻数位要塞的地狱恶魔士兵,这些恶魔可跟他们不是一路的。

一行十人被这些羊头战士押着往前走,突然就来到一个大坑前面,坑底是滚滚的岩浆,由于地势和风雪的缘故,刚才他们完全没有看到这里原来是一个大火山口,数不清的地狱恶魔们正在岩壁上严阵以待。他们沿着一条小道往下走,就来到了一个站在平台上的大人物面前,他肥胖臃肿,比任何恶魔都大出好几倍,身体下有四只脚,前头的肩头上有一个尖尖的小脑袋,在肥硕的肚子上还有一张血盆大口。他坐在一把小小的椅子上,正一手端着茶缸,一手大口大口地往肚子上那张嘴里填东西吃。是的,他是地狱的使者,是这次进攻亚瑞特堡垒的总指挥,他的名字,叫做冈姆。

正在他们盯着冈姆那张大嘴的时候,他上头那张小嘴开口了:

“你们从哪里来的?”他歪斜着身子,气势颓丧,声音瓮声瓮气,眼睛是盯着羊头人兄弟的。

“卫斯马屈。”拉查说。

“你呢?”他又扭头看撒蒂姆。

“我和他们是同乡。”邪教徒说。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事?”这长官又问。

拉查刚想开口,威廉希尔走上前来赶忙接话:“我们要参军,是的,我们要参军。”

“参军?”冈姆说,说完从椅子上站起来,使劲的扭动使那把椅子都差点儿粉碎。他一站起来,浑身就散发一股恶臭,所有人,包括他们周围的其他恶魔都忍不住皱起眉头,撒蒂姆忍不住,就捏住了鼻子,那大家伙立刻就将目光盯上了他,撒蒂姆又立刻把手移开。

“你们要参军?让我看看你们是不是有资格。”冈姆说,并拿出一瓶野蛮人出产的烈酒,咬掉塞子,将酒瓶递给拉查,拉查喝了一口,又递给穆查,穆查也喝了一口,接着递给撒蒂姆,撒蒂姆咕咚咕咚喝光了。

“嗯!”冈姆看着邪教徒喝酒的样子说,“你可是下地狱的料。”

“你们要参军,”他接着说,“我来告诉你们,我们一天进攻两次,从这火山口钻到敌人的后方,是为了要占领这座又笨又没用的桥,不错,它不过是地图上的苍蝇屎,但阿兹莫丹却一定要占领它,那一边桥上的人类也想要这么做,嗯,就这么回事,两边都不希望这座桥受损,嗯,是的,我可是想要一个炮弹把它轰成碎渣儿,不过只是在脑子里想而已,你知道我的意思,要是没有了这该死的桥,我们也就没有这场战争了。”他走来走去,又黄又恶臭的雾就越来越浓了。

“谁的酒多到可以送小兵去当炮灰,谁就是赢家。”冈姆继续说,说完,一颗炸弹掉下来,就落到他身边,立刻一股黄色的烟雾从他身上散发出,以及更强烈的恶臭迎面扑来。撒蒂姆突然一头栽到在地上,不省人事,你知道,是给熏倒了。

不过,冈姆立刻跑动起来,因为这表明双方的进攻又开始了,他吆喝指挥着。小沉沦魔们将撒蒂姆叫醒,他们就跟着威廉希尔来到火山口的一个高台上往桥头望。拉基斯桥的对面有一座堡垒,人类正据守在那里,毫无疑问,恶魔和人类两军交火的那座桥,正是他们的目的地。

“这将是一场又臭又长的战争,”威廉希尔说。

“要是两军一直这么打着,我们要怎么走到桥上去呢?”拉查说。

“是啊,你说的一点儿没错,拉查,”威廉希尔说,“我们的线索就在那座桥里面,他们这样打着我们是过不去的。”

“要是我告诉你们有一条地下通道能直通要塞的地下室呢?”这个时候,一直睡着的多嘴宝石突然开口了。

“那他们就会到别的地方去打仗了。”威廉希尔说。

“你怎么知道的?”

“是真的吗?”

“在什么地方?”

拉查和其他的人都问起来。

“你们需要跟我到火山口南侧的岩壁上,还要带上炸药。”宝石说,说完,其他人忙活起来,每个人都抗了一包炸药,连撒蒂姆都不例外。

他们就来到宝石告诉他们的地方,安放好炸药,一声巨响,一股白烟,一阵震动,所有的恶魔都被惊到了,烟消雾散后,一个黑暗的通道就露了出来。看到这个通道,恶魔们疯狂地尖叫着,并像蚂蚁一样涌了进去。

现在宝石又睡着了,不过坑底已经没有多少恶魔了。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到了要塞里,拉基斯桥头的士兵都撤了回去,这样,战斗的前线就从拉基斯桥移到了要塞的地下室,寻宝团一行就浩浩荡荡朝着那座桥进发了,我将这些细枝末节尽量压缩,是因为没有什么事比赶紧找到宝藏更让他们着急的了。

“我对天发誓!”走上大桥后,撒蒂姆才把憋了一肚子的委屈说出来,“我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罪。”

“你一点儿也用不着害羞,老先生,”小比尔蹦跳着对撒蒂姆说,“我有时候也会晕倒。”

“晕倒?”撒蒂姆先生非常敏感地说,“我哪里晕倒了?”

其他人都摇摇头。不过,闲话少叙,他们就走到了这座桥的正中央,拉基斯桥高大雄伟,搭建在两堵悬崖峭壁之上,桥下是深深的远古冰河,桥体已经被恶魔攻击得残破不堪。威廉希尔一手握杖,一手举着多嘴宝石,等着它下一步的指示,突然,宝石又开口了:

“停!”宝石说,大伙儿立刻住步。

“打开左边的门。”宝石继续说。在他们左边确实有一个门,就是所谓的桥底房间。比尔很兴奋,抢先跑过去,一把把门推开,门吱呀一响,一个桥底的房间就出现了。正当他们要进去时,突然头顶一阵呀呀的鸟叫,一道阴影遮着头顶,三只大鸟就盘旋而下,威廉希尔在手上举着的宝石就被一只大鸟的爪子抢走了。原来,那三只大鸟在洞口左等右等不出来,就意识到自己上了当,他们盘旋而起,终于发现了在风雪中踉跄的一行人,就一路跟了过来。

大鸟抓着宝石向上飞,一边飞,就听到宝石向他们说出最后一句话:“在房间里找到一个宝箱!”随着声音减弱,那三只鸟也消失无踪了,大伙儿望着天空,干着急也没办法了。

“所幸我们在最后一刻得到了最关键的信息。”威廉希尔说,“让我们进这房间看看,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宝箱。”提到宝箱这个名字,大家都很兴奋,就跟着威廉希尔走进房间,一个拐角的台阶通向房间内部,尽头的房间里散乱地堆积着一些空空的木桶,还有几张桌子和木箱,除此之外,在地板的正中央的干草上躺着一个身形高大的野蛮人,这会儿正打着呼噜睡觉呢。

“嘘!”威廉希尔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他们蹑手蹑脚走向台阶,一哄而上,就将那个野蛮人从头到脚给捆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野蛮人大叫,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落在了一伙恶魔和歹人手里,他们正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宝箱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撒蒂姆非常恼怒,“那可恶的宝石不会骗了我们吧?”

“冷静一下!撒蒂姆先生。”威廉希尔说,“让我们问问这位陌生人。”

“你们要干什么?”野蛮人问。

“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宝箱吗?”比尔问。

“你不知道什么宝箱!”野蛮人说,显得有些不安,“我的族人已经分崩离析,散落各地,不过我会坚强活下来的。”

“可是你要是隐瞒了有关你在这房间里发现的什么东西的话,你可就活不下去了。”撒蒂姆上前来,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把脸搞得既邪恶又狰狞,几乎使这野蛮人一看到他的样子就打心灵深处感到恐惧。

“哦,不要误会,我,我只是个商人,一个收藏家而已,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野蛮人结结巴巴地说。

“那你收藏什么呢?收藏家先生,”威廉希尔上前问,“不会是跟财宝有关吧?”

野蛮人不说话,眼睛也不看他们。

“让我割掉他的一个耳朵,看他说不说。”撒蒂姆握着匕首走过来,样子恶狠狠。

就在刀子要落到他的耳朵的时候,对方突然开口了:

“好吧!好吧!”他说,“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宝箱是什么,不过我在这里睡觉,整个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在侧面的房间里一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老鼠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我只知道这些了。”

话一说完,一群人就扭头,这才发现,房间一侧的墙壁上确实是还有一个门洞的,只是由于炮弹的轰炸,里面的墙壁已经倒塌,把那道门给堵住了,所以刚才他们都没有在意这里,经他一说,大伙儿立刻围了过来。

他们手忙脚乱把石头搬开,就在石头的底下,果然发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宝箱,一看到这个宝箱,小沉沦魔们蹦蹦跳跳地跳起了欢快的踢踏舞。不过,威廉希尔示意他们安静,然后低下头,贴着箱子听,里面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什么活的东西在里面。

“谁在里面?”威廉希尔喊,这一喊,里面就有了回应:

“可盼到了,快把我放出来。”

“你是谁?”

“我是金纹男爵。”

威廉希尔拿过鲁博的大棒,对准锁头砸去,锁子掉到地上,他伸手掀盖子,盖子一打开,就从里面跳出一个金光闪闪的盗宝哥布林,背上背着一个鼓囊囊的小袋子,一跳出来就咯咯咯笑着一溜烟逃走了。再看箱子里面,就什么也没有了。

“赶紧追!”威廉希尔大叫,他们一路跟着哥布林跑出房间,又跑了好长一段距离,哥布林停下来,扭头回望他们,笑了一声,就开出一个金色的传送门,一迈步跳了进去。寻宝团一行也不迟疑,在传送门关闭之前,都一个个跟着跳了进去。

(未完待续)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